配资天下

突然想起水木年华 八零后青春散场二十年

2020-06-18 09:49:28[来源:华声股票网 综合][责编:邓望军]


最近忙着掺和中国摇滚迷笛奖的评选,我把这一年来的几百张华语专辑、EP、单曲捋了个遍,梳理过程中意外在一堆半熟不熟的名字中发现了一张老熟脸儿——水木年华。

水木年华一个多月以前刚出了一首单曲,《忘不了就别忘了》,熟悉的四六拍结构,熟悉的一抹感伤,时光在他们的歌声里缓慢流过,像一条倒淌河,推着听者回到了炙热的校园民谣时代。

那竟然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本世纪的第一个年头,还在上高中的我斥巨资十块从同学那儿买来一盒名为《校园民谣一》的绝版磁带,打开那张如同揉皱了的纸的封面,我进入了一群人歌唱着青春的时代。

卢庚戌是我在这个时代的尾巴上最后伸手抓住的人。那一年他也准备撤了,唱了七八年的歌儿,终究还得直面爹妈和生活,他用筹措来的钱自费把专辑出了,就准备拍拍身上的灰尘跟着大部队撤了。

结果那张《未来的未来》火了。卢庚戌成了校园民谣最后的看门人,而我,在电视上听见《蝴蝶花》感动得一塌糊涂,跑去小城里最大的音像店买回了那盘后来被我听到掉磁的磁带。

跟高晓松的写意、李健的人文比起来,卢庚戌创作的歌曲具有更强烈的代入感——他在歌儿里记录了不少他的青春故事,幸福过后来又疼痛过的那些经历。

《蝴蝶花》描述了一个失恋的故事,这首歌却在清华校园里悄悄流传,一度成为清华民谣的“校歌”,成就了不少对情侣;《老屋》是他那间租来的屋子,冬天烧煤炉取暖,屋子里布满呛嗓子的黑烟,卢庚戌坐在靠近床边的板凳上,趴在床沿铺开一张白纸,反复打磨着《一生有你》的歌词。

2002年我迈进了大学校园,终于可以体会他们歌里那些长发飞舞的青春,记不清是在第一个学期或者转过年来的第二个学期,水木年华到我们学校中国股市 ,操场上挤得水泄不通,我远远地看着卢庚戌、缪杰和姚勇,满眼都是十年前他们在清华的大草坪上围坐一圈,茬琴唱歌的样子。

那一刻,我仿佛真实地从他们的校园民谣时代里短暂经过了。

后来水木年华又从三个人变成两个人,不断尝试着各种曲风,而我,恋爱、分手、毕业、工作,一头扎进人山人海的江湖。

有一次我经历着痛彻心扉的失恋,清晨在睡梦中哭醒,突然想起那句“因为梦见你离开,我从哭泣中醒来”,那一刻我仿佛跟多年以前的卢庚戌面对面,我说我也有今天,他说嗨都得这样,我们站在校园时代的操场上,周遭安静无光、空无旁人。

大概两年前,卢庚戌和缪杰回答过“如何看待校园民谣时代的衰落”的问题,缪杰说民谣并没有衰落,只是默默渗透到了乐坛的各个领域,而不是再以统一的形式单独存在。

这一点在水木年华后来的音乐历程中可以窥见端倪——在形成二人稳定阵容之后,他们就开始了更丰富和复杂的音乐形式探索,从《生命狂想曲》的古典融合摇滚,到《双重幻想》对于世界音乐多种风格的广泛尝试,再到《怒放之青春再见》把音乐和影像进行融合,唱了二十年歌的水木年华,早已不能再用“校园民谣”四个字去定义。

在《忘不了就别忘了》里,卢庚戌把旋律创作能力发挥得淋漓尽致,优美的旋律配、四六拍的节奏、手风琴和弗拉明戈吉他,用这些二十年前标准的校园民谣元素讲述了一段爱情的终局——故事开始得太早,结局容易潦草。

像是一首校园民谣的挽歌。

八零后早不好意思聊青春了,青春已经散场了二十年。只是偶尔听见这样的歌曲时,才会短暂停下手里的生活,一大批回忆趁乱一拥而上,劈头盖脸,在飞驰而过的回忆里,倏忽二十年便过去。

水木年华有一张专辑的文案中这样描述这种感觉:“一生有你”会淹没在阳光灿烂的街头,但在夜月的风中,它会象郁金香一样弥漫在空中,随风飘散,钻入你我卸下盔甲的心房之中。

(文/陈小北)

即时新闻

更多

冇味新闻

更多
青海金融配资送钱配资公司桂林股票配资公司益阳期货配资新纪元期货做期货配资肥地区股票配资股票配资哪个配资推荐网现货配资平台